• 唯一的感动 - [POLAROID]

    2010-07-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ioncolomi-logs/69096091.html

    前阵子《摄影之友》约稿写一下SX-70系列的历史,因为版面关系被砍掉不少字,还有不少的错误。现在6月刊已经发了,就把完整原文发在这里吧。

    身处这个充满复制品,山寨品的社会,你还记得你上一个唯一属于你的感动瞬间吗?

    90年代的某一天,一包相纸在荷兰恩斯赫德(Enschede)Polaroid工厂生产线上装入密封的纸盒,被穿着彩虹LOGO工作服的工人装箱装上同 样印着彩虹LOGO的集装箱车送往码头和机场,目的地中国上海。经过几千公里的旅行后,这包相纸最终摆上了上海某个摄影用品商店的柜台,被一位给游人拍景 点快照的摄影师买走。他把它装入他的工作伙伴,一台600相机内,对准几步外来上海外滩游玩的你。“准备,不要眨眼,1,2,3,笑!” 随着“嘶啦”一声,你的笑容被定格在一个8厘米见方的画面内,随着你的衰老而褪色。

    新世纪初的某个晚上,一群年轻人在某夜店庆生。玩得兴起的时候,啤酒小姐拿来一部one600相机,买一打啤酒就能免费拍摄两张照片。年轻人拉着漂亮的啤 酒小姐一起入镜。伴着闪光灯响起的“嘶啦”声,让party嗨到高潮。啤酒小姐也超额完成了当天指标。

    某时装设计师的工作室,小小个子的助手正忙着给穿好走秀服装的模特拍定装照。Procam里吐出的一张张相片将会被贴在模特后台换衣的地方,来提醒每一套 时装的搭配和相应的配件。某些名模的定装照更时不时被有心的工作人员收集,出现在ebay,被粉丝拍到高价。

    今天的街头,也许更经常是这样一个场景:一个戴着黑胶框眼镜,骑着Brompton的年轻人,在街角把套着ever-ready-case的SX-70相 机拉到胸前,展开机器,调好明暗档,对着墙上的一块斑驳仔细对焦,小心地按下快门。“嘶啦”一声过后,他把相片捧在手里,安静地欣赏整个显影过程,然后仔 细把相片稳妥放在座椅包内后,赶去跟朋友约会的咖啡店。

    这些被白色边框环绕的画面内,定格了一个个唯一的当下,成为生命不可复制的一部分,这就是宝丽来带给我们的记忆。

    1991年,埃德温·赫伯特·兰德 (Edwin H. Land) 逝世。这位天才一生中获得了537个专利,而最为人所知的,就是一次成像的技术。他一手创建的品牌Polaroid为世人所熟知。即使在中国内地的街头, 宝丽来一次成像快照都曾经是生活中熟悉的名字。Polaroid在台湾被翻译成拍立得,更是一个绝妙译名的典范。

    一次成像技术的发明,源于1943年兰德博士的女儿对刚拍完一张她的相片的父亲的一个发问:“为什么我不能马上看到照片呢?”敏感而天才的兰德看到了这个 问题后巨大的市场需求,研制发明出了一种粘合了负片以及涂上感光药剂的片基的相纸,只需几十秒钟的显影并分离负片,就能立刻得到一张照片。1948年,兰 德申请了相关的专利,并且推出了全球第一款一次成像照相机--Model 95。

    从1948年的第一台宝丽来相机到1971年的所有相机,宝丽来是需要采用比较烦琐的上片和拉片方式,拍摄完毕后还需要耐心数秒来控制显影时间,一不小心 就会造成曝光不准确。片子上多余的药液也是一个麻烦事。不过1972年的SX-70让这一切成为历史。

    SX-70是宝丽来第一款全自动出片的机型,同时也是一款单反相机,使用宝丽来新研发的sx-70自动显影相纸。加上可以折叠的巧妙设计一经推出迅速获得 了成功。

    第一部被发布的SX-70现在被非官方地成为Original原型机。因为镜头上的刻度线标识,被熟悉的玩家叫做“刻度机”,用来对应后期镜头上标刻数字 的版本。刻度机是SX-70系列中用料和做工最好的,比后期的机型都要重一些。一些细节也做得比较到位,比如数据排线的金属丝包裹,机身的拉丝工艺,以及 皮面下的金属垫片等都是后期机型所没有的。

    SX-70相机采用的镜头由一组四片玻璃镜片构成,116mm定焦,实际使用相当于标头范围。光圈f8到f22,带一个简单的曝光补偿装置。最近对焦距离 26厘米,快门1/180到14秒。是世界上首部可折叠单反相机。SX-70机身不配置电池,电池被安置在相纸盒底部。这个设计解决了万一机身电池没电就 无法使用相机的尴尬,因为只要你有相纸,内带的电池就能触发相机。

    随着相机一起被推出的新相纸被赋予和相机一样的名字:SX-70 film。这款感光度150的相纸每盒10张,拍摄完毕后相纸会被相机自动推出机舱,内置药剂包在通过两根间隙很小的转轴的时候显影药液被均匀覆盖画 面,80秒钟左右自动显影。1980年宝丽来更新技术推出新型相纸,因为显影更快的特性被命名为“SX-70 Time-Zero Supercolor film”,也就是玩家所推崇的“time zero”。这款相纸保留了SX-70相纸颜色浓郁且偏蓝(玩家称之永恒的蓝)的特点,同时它药液凝固比较慢的特性被玩家利用来玩一种 “manipulation”的游戏,就是著名的“刮像”:显影还未全部完成,药液还没有完全凝固的状态下,通过挤压,揉刮画面来改变画面的成像结果。成 功的刮象可以使画面呈现油画般的肌理效果。

    之后宝丽来又陆续推出了一些SX-70的改进型号,比如在Original基础上增加了三脚架孔和背带孔,取消了某些成本上看没有太大必要的装置的 Alpha-1,和为了进一步控制成本,争取低端市场而增加了塑料元件以及非真皮配饰的Model 2以及Alpha, Alpha 1 Model 2等型号。在技术层面上则没有改变。

    70年代宝丽来为了低端市场还推出了一部Model 3,它和其它SX-70大不相同,它不是单反系统,需要估焦。是系列中的最廉价版本。

    真正技术上的改进是1978年推出的SX-70 Sonar AF,也是玩家俗称的“声纳机”。这部相机在原来的手动对焦SX-70基础上设置了一个声纳头,通过发射超声波回馈来测定拍摄距离,并联动对焦。同时也保 留了手动对焦装置,可以方便地通过一个按钮来手动精确对焦。SX-70 Sonar AF是世界上第一部真正意义上具有超音波自动对焦功能的照相机。它的优点是比手动对焦更快速,而且完全不受环境光线影响,即使在全黑条件下也能准确对焦, 配合闪光灯拍出正确对焦和曝光的照片。缺点则是因为增加了声纳头,使原本就不算小的相机尺寸进一步加大,并且取消了裂像对焦屏。

    声纳机的型号比较混乱,没有人能准确说出一共有多少种名称。但是所有的声纳机都只是名称不一样,以及外观上的少许改变而已(配色,饰皮),机械性能都完全 一样。

    使用SX-70 film的SX-70系列相机在1981年最后一部 SX-70 Sonar机下线后停止了生产。

    1982 年,美国宝丽来公司推出一部新的机型:SLR680。这个型号一眼看上去就是在声纳机的基础上再加了一个内置闪光灯。看来宝丽来工程师很喜欢做加法:原型 机额头上加一个声纳就变成了声纳机,声纳上再装一个闪光灯,就成了SLR680。功能上也是如此,SLR680在声纳自动对焦的基础上增加了会根据距离自 动调整投射角度的闪光灯。同时,这个型号不再用SX-70(Time Zero)胶卷而使用感光度更高(ISO640),显影时间更短的600相纸,成像效果更为还原真实。1996 日本Polaroid株式会社在Photokina推出了SLR680的后续复刻版,更名为SLR690。这部日本生产的SLR690在外形上和美产 SLR680完全一样,但内部用一片4bit的微电子芯片替换了原来的电子集成电路,还更换了一些其它的电子元件,从而对焦速度和曝光精准度有了改进。

    SLR690是整个SX-70系列折叠单反一次成像相机的最后一个机型。

    几部值得收藏的特殊的型号:(这部分的照片可以参照宝丽来sx-70系列 机型篇 - 一个都不能少

    磨砂版Original

    磨砂版Original其实就是1973年10月之前生产的最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