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唯一的感动 - [POLAROID]

    2010-07-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ioncolomi-logs/69096091.html

    前阵子《摄影之友》约稿写一下SX-70系列的历史,因为版面关系被砍掉不少字,还有不少的错误。现在6月刊已经发了,就把完整原文发在这里吧。

    身处这个充满复制品,山寨品的社会,你还记得你上一个唯一属于你的感动瞬间吗?

    90年代的某一天,一包相纸在荷兰恩斯赫德(Enschede)Polaroid工厂生产线上装入密封的纸盒,被穿着彩虹LOGO工作服的工人装箱装上同 样印着彩虹LOGO的集装箱车送往码头和机场,目的地中国上海。经过几千公里的旅行后,这包相纸最终摆上了上海某个摄影用品商店的柜台,被一位给游人拍景 点快照的摄影师买走。他把它装入他的工作伙伴,一台600相机内,对准几步外来上海外滩游玩的你。“准备,不要眨眼,1,2,3,笑!” 随着“嘶啦”一声,你的笑容被定格在一个8厘米见方的画面内,随着你的衰老而褪色。

    新世纪初的某个晚上,一群年轻人在某夜店庆生。玩得兴起的时候,啤酒小姐拿来一部one600相机,买一打啤酒就能免费拍摄两张照片。年轻人拉着漂亮的啤 酒小姐一起入镜。伴着闪光灯响起的“嘶啦”声,让party嗨到高潮。啤酒小姐也超额完成了当天指标。

    某时装设计师的工作室,小小个子的助手正忙着给穿好走秀服装的模特拍定装照。Procam里吐出的一张张相片将会被贴在模特后台换衣的地方,来提醒每一套 时装的搭配和相应的配件。某些名模的定装照更时不时被有心的工作人员收集,出现在ebay,被粉丝拍到高价。

    今天的街头,也许更经常是这样一个场景:一个戴着黑胶框眼镜,骑着Brompton的年轻人,在街角把套着ever-ready-case的SX-70相 机拉到胸前,展开机器,调好明暗档,对着墙上的一块斑驳仔细对焦,小心地按下快门。“嘶啦”一声过后,他把相片捧在手里,安静地欣赏整个显影过程,然后仔 细把相片稳妥放在座椅包内后,赶去跟朋友约会的咖啡店。

    这些被白色边框环绕的画面内,定格了一个个唯一的当下,成为生命不可复制的一部分,这就是宝丽来带给我们的记忆。

    1991年,埃德温·赫伯特·兰德 (Edwin H. Land) 逝世。这位天才一生中获得了537个专利,而最为人所知的,就是一次成像的技术。他一手创建的品牌Polaroid为世人所熟知。即使在中国内地的街头, 宝丽来一次成像快照都曾经是生活中熟悉的名字。Polaroid在台湾被翻译成拍立得,更是一个绝妙译名的典范。

    一次成像技术的发明,源于1943年兰德博士的女儿对刚拍完一张她的相片的父亲的一个发问:“为什么我不能马上看到照片呢?”敏感而天才的兰德看到了这个 问题后巨大的市场需求,研制发明出了一种粘合了负片以及涂上感光药剂的片基的相纸,只需几十秒钟的显影并分离负片,就能立刻得到一张照片。1948年,兰 德申请了相关的专利,并且推出了全球第一款一次成像照相机--Model 95。

    从1948年的第一台宝丽来相机到1971年的所有相机,宝丽来是需要采用比较烦琐的上片和拉片方式,拍摄完毕后还需要耐心数秒来控制显影时间,一不小心 就会造成曝光不准确。片子上多余的药液也是一个麻烦事。不过1972年的SX-70让这一切成为历史。

    SX-70是宝丽来第一款全自动出片的机型,同时也是一款单反相机,使用宝丽来新研发的sx-70自动显影相纸。加上可以折叠的巧妙设计一经推出迅速获得 了成功。

    第一部被发布的SX-70现在被非官方地成为Original原型机。因为镜头上的刻度线标识,被熟悉的玩家叫做“刻度机”,用来对应后期镜头上标刻数字 的版本。刻度机是SX-70系列中用料和做工最好的,比后期的机型都要重一些。一些细节也做得比较到位,比如数据排线的金属丝包裹,机身的拉丝工艺,以及 皮面下的金属垫片等都是后期机型所没有的。

    SX-70相机采用的镜头由一组四片玻璃镜片构成,116mm定焦,实际使用相当于标头范围。光圈f8到f22,带一个简单的曝光补偿装置。最近对焦距离 26厘米,快门1/180到14秒。是世界上首部可折叠单反相机。SX-70机身不配置电池,电池被安置在相纸盒底部。这个设计解决了万一机身电池没电就 无法使用相机的尴尬,因为只要你有相纸,内带的电池就能触发相机。

    随着相机一起被推出的新相纸被赋予和相机一样的名字:SX-70 film。这款感光度150的相纸每盒10张,拍摄完毕后相纸会被相机自动推出机舱,内置药剂包在通过两根间隙很小的转轴的时候显影药液被均匀覆盖画 面,80秒钟左右自动显影。1980年宝丽来更新技术推出新型相纸,因为显影更快的特性被命名为“SX-70 Time-Zero Supercolor film”,也就是玩家所推崇的“time zero”。这款相纸保留了SX-70相纸颜色浓郁且偏蓝(玩家称之永恒的蓝)的特点,同时它药液凝固比较慢的特性被玩家利用来玩一种 “manipulation”的游戏,就是著名的“刮像”:显影还未全部完成,药液还没有完全凝固的状态下,通过挤压,揉刮画面来改变画面的成像结果。成 功的刮象可以使画面呈现油画般的肌理效果。

    之后宝丽来又陆续推出了一些SX-70的改进型号,比如在Original基础上增加了三脚架孔和背带孔,取消了某些成本上看没有太大必要的装置的 Alpha-1,和为了进一步控制成本,争取低端市场而增加了塑料元件以及非真皮配饰的Model 2以及Alpha, Alpha 1 Model 2等型号。在技术层面上则没有改变。

    70年代宝丽来为了低端市场还推出了一部Model 3,它和其它SX-70大不相同,它不是单反系统,需要估焦。是系列中的最廉价版本。

    真正技术上的改进是1978年推出的SX-70 Sonar AF,也是玩家俗称的“声纳机”。这部相机在原来的手动对焦SX-70基础上设置了一个声纳头,通过发射超声波回馈来测定拍摄距离,并联动对焦。同时也保 留了手动对焦装置,可以方便地通过一个按钮来手动精确对焦。SX-70 Sonar AF是世界上第一部真正意义上具有超音波自动对焦功能的照相机。它的优点是比手动对焦更快速,而且完全不受环境光线影响,即使在全黑条件下也能准确对焦, 配合闪光灯拍出正确对焦和曝光的照片。缺点则是因为增加了声纳头,使原本就不算小的相机尺寸进一步加大,并且取消了裂像对焦屏。

    声纳机的型号比较混乱,没有人能准确说出一共有多少种名称。但是所有的声纳机都只是名称不一样,以及外观上的少许改变而已(配色,饰皮),机械性能都完全 一样。

    使用SX-70 film的SX-70系列相机在1981年最后一部 SX-70 Sonar机下线后停止了生产。

    1982 年,美国宝丽来公司推出一部新的机型:SLR680。这个型号一眼看上去就是在声纳机的基础上再加了一个内置闪光灯。看来宝丽来工程师很喜欢做加法:原型 机额头上加一个声纳就变成了声纳机,声纳上再装一个闪光灯,就成了SLR680。功能上也是如此,SLR680在声纳自动对焦的基础上增加了会根据距离自 动调整投射角度的闪光灯。同时,这个型号不再用SX-70(Time Zero)胶卷而使用感光度更高(ISO640),显影时间更短的600相纸,成像效果更为还原真实。1996 日本Polaroid株式会社在Photokina推出了SLR680的后续复刻版,更名为SLR690。这部日本生产的SLR690在外形上和美产 SLR680完全一样,但内部用一片4bit的微电子芯片替换了原来的电子集成电路,还更换了一些其它的电子元件,从而对焦速度和曝光精准度有了改进。

    SLR690是整个SX-70系列折叠单反一次成像相机的最后一个机型。

    几部值得收藏的特殊的型号:(这部分的照片可以参照宝丽来sx-70系列 机型篇 - 一个都不能少

    磨砂版Original

    磨砂版Original其实就是1973年10月之前生产的最早期Original。这批原型机使用的磨砂对焦屏,后期的Original以及之后的型号 (除声纳机外)都改成了裂像对焦屏。因为存世量的稀少,以及死忠玩家对真正首批量产的坚持,磨砂屏的Original原型机成为SX-70中的收藏佳品。


    SE版本的alpha和alpha 1

    这两部可能是特殊版本中最常见的,SE代表Special Edition。两部都是黑色塑料机身,加黑色非真皮皮面。特别的地方是第一次出现的水蓝色快门按钮。SX-70中水蓝色快门都是特殊型号,但并非所有特 殊型号都是水蓝色快门。这两部机型产于1977年,搭配黑色ever-ready-case出售。现在比较少见的是机器跟皮套同在一个纸盒的完好套装。

    大盒装白色Alpha套机

    白色机身的Alpha本身就比较少见,皮面相比白色的Model 2更偏红一些。套装是一个黑色大盒,内有相机一部,棕色ever-ready-case一个。现在能见到的保存完好的这一套也很少。

    Revue Alpha 1

    只在欧洲发售的限定版本,合作伙伴是德国的“Foto- Quelle”连锁相机店,唯一的金属银机身配黑色皮面以及水蓝色快门,这个版本是很多藏家的最爱,包括本人。这个型号还有传说中面板印错的Revue Alpha,跟错版钱币一样属于藏家垂涎的珍品。

    Sears Special Alpha

    只在美国和加拿大发售的北美限定版本,和大型系列商铺Sears协作发表。特点是银黑机壳配色以及特殊肌理的红棕色蒙皮。

    以上两部作为仅有的地区限定销售版本,是不可多得的收藏佳品。


    24K Gold机型

    --Original

    是否存在镀金Original一直是个迷。我本人见过一部,但不敢保证是否玩家自己镀的金。经资深玩家考证日本宝丽来曾经定过一部分镀金Original 来作为馈赠的礼品,但没有官方资料。

    --Alpha-1

    一共有三个版本的Alpha-1镀金机型,其中两款各限量1000部,一部编号在相机尾部,另一部在机身侧面。比较有收藏价值的是后者。机侧除限量编号外 还有前西德总理夫人Mildred Scheel  的花体字签名。这部相机也是Mildred Scheel 夫人为了回馈她所发起的抗癌基金会的捐款人而特意定做的。配有同样镀金的背带。

    另有2个型号的镀金声纳机型。其中皮面上写着花体 limited edition的版本也是数量很少的精品。


    SX-70 BC

    包括两部:BC Original和BC Alpha。这两部还算相对比较常见,BC代表Black&Chrome,所以这部是银色机头黑色机身配独特的黑色粒纹皮面。

     

    小 字680SE

    小字是相对另一部相对普遍的大字版本SLR680来说的,这部特别版本的680也是唯一一部蓝色快门的 SLR680/SLR690机型,相对比较少见。

    SLR690的两个特殊版本

    1997年(一说98 年)日本宝利来株式会社为了纪念宝丽来一次成像技术诞生50周年推出了限量500部的SLR690,机身与普通690无异,被包装在一个漂亮的木盒内。后 来坊间以讹传讹,SLR690总共只有限量500部的流言使得它身价一时洛阳纸贵,一机难求。

    2001年日本潮牌Porter和宝丽来合 作推出一部SLR690:Porter x Polaroid。一机一袋,算是值得收藏。

    貌似690还有个别其它版本,因为我不熟悉,以 后有资料了再补上。

    后来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了。宝丽来和柯达的侵权官司打了N年,虽然最后胜诉也被虚耗了元气。之后对数码市场的盲目试 探也不成功,平平消耗了巨大资金。这个一次成像的巨人从此一蹶不振。2006年3月,公司宣布SX-70专用相纸停产。坚持到2008年,工作了60年的 荷兰宝丽来流水线在生 产完最后一批宝丽来600相纸之后轰然停止,一个时代结束了。宝利来成了我们记忆中的一个符号。

    网络上随之发起了 名为拯救宝丽来的签名活动,大量支持者的呼喊让奥地利人弗洛瑞恩·凯普斯(Florian Kaps)看到了商机。这个原来LOMOGRAPHY团队的宝丽来爱好者2008年底签下了宝丽来在荷兰恩斯赫德(Enschede)工厂的10年使用 权。他召集了来自宝丽来原班人马的光影显像专家,组成了包括自己在内的12人“不可能团队”(impossible team),向 世人宣布要在2009年12月之前重新开发生产一种新的一次成像相纸。

    2010年3月,新的对应SX-70相机的一次成像相纸PX100 正式发布,这款黑白相纸技术上和Ilford合作,有着对环境温度极度敏感的特质,很难掌控,其实是为了急急投入市场而没有完全解决的的技术上的缺陷。但 是至少它的发布让无数的宝丽来爱好者看到了曙光。Florian Kaps亦承诺在年中会发布相应的彩色相纸。他计划2010年生产30万包相纸,2011年达到100万包。

    在这个数码泛滥的时代,拍摄 一张唯一的影像成了一件奢侈的事。可以不计成本地随意按动快门以及简单的数码暗房使我们不再懂得珍惜和享受思考的过程。今天宝丽来因为它的昂贵和不可预测 性跳脱出了它视觉笔记的功能范畴,逼使着我们去选择,去思考,去记录。

    如果你想找回这种渐渐失去的珍惜的感觉,买一部宝丽来吧。

     

    分享到:

    评论

  • 出发点决定了结果。照片也是如此。照片是我们的心所给予我们的礼物。它也是心的镜子。
  • 出发点决定了结果。照片也是如此。照片是我们的心所给予我们的礼物。它也是心的镜子。
  • 科技带来便利和效率的同时使人日益失去一种缓慢的手工的认真的自省的心绪。同时也带来某种程度上审美和趣味的堕落。在这里,它不是时间或情感的保存,也与美的观念无关。它成为工具,满足各种心态。当做一件事情可以轻而易举的时候,它就注定要下滑。从事者的心态决定了这个事情的气质。或草率仓促或认真珍重,或炫耀亢奋或心虚柔长,或野心勃勃或优雅婉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