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爷爷的那客生煎 - [吃货]

    2010-04-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ioncolomi-logs/62270479.html

    看到一篇文章:寻访上海的30客生煎。

    很有感触。

    现在的小孩,说洋泾浜上海话,吃小杨生煎。

    生煎,不应该是这样子一泡烂污的!

    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是安徽饭店的生煎,也是小时候吃得最多的那一客。多数是爷爷去买回来,跟泡饭一起吃。但是每个周末是我的大日子。早上天没亮就跟爷爷奶奶去教堂做礼拜,7,8点教堂出来就是我每个礼拜最期盼的早餐时间,为此不惜牺牲宝贵的睡眠。为了犒劳我跪红的膝盖和没睡饱的眼睛,爷爷奶奶会带我去吃他们能力范围内最好的早餐,安徽饭店的生煎就是经常的一出。装生煎的是小小的搪瓷白盘子,安徽饭店四个字是凸出来的。边上夹着油腻腻的木夹子,架子上都有号码,跟我们手上的竹筹子相同。刚出炉的生煎一个个都是胀鼓鼓,粘着葱花。生煎上桌爷爷会先把它们一个个翻过来,以免跟盘面接触的焦底被热气熏得不脆。记忆中安徽饭店的生煎肉馅是放酱油的,发面的皮厚度恰到好处。一点点肉馅自然溶出的肉汁没有油腻的感觉。那一团肉圆虽不至于弹牙,也差不多少了。最精彩是它的底板,金黄焦脆,完美地给一个小小的饕餮时刻收尾。醋是生煎极重要的伴侣,装在同样是搪瓷的小壶里。当年的国营店没有掺水或者醋精调配一说,冲脑酸香的陈醋即增味又解腻。这个地沟油泛滥的年月里,找一壶醇醋都是难于上青天的事情了。

    汤。。。淡忘了。只记得大壶春的咖喱牛肉汤。

    吃完早餐牵着爷爷奶奶的手逛大兴街的食品店,就是盛宴过后的香茗了。

    后来,安徽饭店没有了。再后来,那条路拓到香榭丽舍那么宽了。。。再再后来,我会去丰裕老店找一找小时候的味道,也会打包回去给爷爷吃。那是我吃过跟小时候味道最近的一家了。

    也还记得离安徽饭店不远的南车站路上一个小弄堂口,有一个卖锅贴和鸡鸭血汤的老摊。因为它就在弄堂里,没有店面。死面的锅贴加一碗血汤,也是极美味的一家。比后来的乔家栅之类的锅贴高明许多倍了。

    现在爷爷奶奶都去了天主徒的天堂,希望那里也有正宗的生煎店,这对我爷爷这种老饕是至关重要的一件事

     

    寻找上海的30客生煎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Shanghai/31500861.html

    分享到:

    评论

  • 这句太经典了...
  • 生煎,不应该是这样子一泡烂污的!